IPO观察丨成立17年的猪八戒网赴港上市,营收陷入瓶颈,三年亏8.6亿

猪八戒网,毛利率,港交所红星资本局5月8日消息,近日,猪八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猪八戒网”)再次递表港交所,重启上市之路。猪八戒网此前于2022年10月递表港交所,后于今年4月失效。在最新招股书中,猪八戒网的业绩依然颓势明显,2022年营收同比下滑三成至5.41亿元,年内亏损2.28亿元。而在过去三年中,猪八戒网累计亏损超过了8亿元。作为已成立17年的老牌互联网企业,营收陷入瓶颈,亏损不止,猪八戒
产品咨询热线:400-123-4567
猪八戒网,毛利率,港交所

红星资本局5月8日消息,近日,猪八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猪八戒网”)再次递表港交所,重启上市之路。猪八戒网此前于2022年10月递表港交所,后于今年4月失效。

在最新招股书中,猪八戒网的业绩依然颓势明显,2022年营收同比下滑三成至5.41亿元,年内亏损2.28亿元。而在过去三年中,猪八戒网累计亏损超过了8亿元。

作为已成立17年的老牌互联网企业,营收陷入瓶颈,亏损不止,猪八戒网在资本市场上还能否讲出新故事?

↑资料配图 图据IC Photo

营收陷入瓶颈

三年亏了8.6亿元

根据官网介绍,综合型数字化企业服务平台猪八戒网成立于2006年。公司运营线上、线下数字交易平台,连接企业雇主和服务提供商,并借助大数据智能化手段匹配企业需求与服务商专业技能,促成双方达成交易,覆盖信息流和资金流。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截至2022年底,猪八戒网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3360万名,其中,企业雇主数量达2630万名,累计服务商数量达740万名。2020-2022年,平台GMV(交易总额)分别为54.82亿元、84.05亿元及113.89亿元,平均客单价分别为2.11万元、2.54万元及4.43万元。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以2021年GMV计,猪八戒网在中国定制化企业服务电商市场排名第二,市场份额约2.0%。

不过,在GMV和客单价均稳步上涨的同时,猪八戒网业绩却依然颓势尽显,营收停滞,持续亏损,现金流多年为负。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猪八戒网收益分别为7.57亿元、7.68亿元、5.41亿元,2021年、2022年增幅分别为1.41%、-29.49%。同期,猪八戒网亏损分别为2.68亿元、3.66亿元、2.2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了8.62亿元。

从现金流方面来看,2020-2022年,其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分别为-3496.2万元、-9388.6万元和-2.02亿元,始终为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5.69亿元、4.24亿元和3.16亿元,账上现金不断减少。

猪八戒网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归因于除税前期内亏损,并经调整折旧及撤销等非现金项目以及营运资金变动的影响。但也不难看出,按照目前的亏损情况,如果不能及时补血,其现金流情况未来或许堪忧。

上市补血,似乎是猪八戒网想进一步发展的契机。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自成立以来,猪八戒网完成多轮融资,先后获得包括易一天使、IDG资本、赛伯乐投资、博恩集团等知名机构的投资。其中,在2015年,猪八戒网宣布融资26亿元,当时估值已达110亿元。但在2018年10月之后,再无猪八戒网获得融资的公开报道。

猪八戒网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也早已开始,在此次递表港交所之前,其2011年尝试美股上市,2019年向重庆证监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2022年10月第一次递表港交所,但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毛利率在50%以上

为何仍不能盈利

招股书显示,猪八戒网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四大主营业务,分别为企业服务(通过猪八戒平台、公共采购平台及知识产权交易平台等企业服务平台)、智慧企业服务、产业服务及政府区域企业服务促进合作。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2022年,猪八戒网四大主营业务全部处于下跌趋势。其中,智慧企业服务业务占企业营收比例在40%以上,营收跌幅在30%以上。此外,在客户拓展层面,猪八戒网2022年成交客户数25.69万,较上一年的33.07万,减少了7.38万。

但实际上,猪八戒网的毛利率水平并不低。2020-2022年,总毛利率分别为63.7%、60.7%及58.9%,呈下降趋势但仍保持在50%以上。其中,企业服务平台业务的毛利率,更是维持在90%左右。

高毛利率下为何猪八戒网赚不到钱,需要从企业的支出端来看。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猪八戒网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行政开支等均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其中,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2.81亿元、2.85亿元、2.57亿元,三年累计支出8.23亿元;行政开支分别为2.35亿元、1.55亿元、1.82亿元,总计5.72亿元。

而同期,猪八戒网的营业收入总计为20.66亿元,上述两项开支已占据企业营收的2/3。这无疑会摊薄公司的利润水平。

此外,同期研发开支分别为7945.5万元、8088.9万元和8259.1万元,远不及销售和营销开支。

值得一提的是,在行政开支中,有一项数据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2022年,猪八戒网的行政开支占营收比例从20.2%升至33.6%。招股书称,行政开支的最大组成部分是人工成本及办公、差旅开支。2022年人工成本增加,主要因提供较大金额的雇员股权激励。

招股书显示,2020-2022年,公司向创始人朱明跃及另外两名员工支付的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分别为5314.4万元、0元和3075.7万元。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其中大部分进了创始人朱明跃的腰包,他分别拿到5314.3万元、3075.7万元。

2020-2022年,猪八戒网主要管理人员的薪酬分别为6074.3万元、868.5万元和3793.9万元。其中创始人朱明跃的薪酬为5418.4万元、94.6万元、 3173.8万元。

在营收停滞甚至下滑、盈利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仍进行大额股权激励,也让猪八戒网陷入了质疑。

猪八戒网披露,本次赴港上市,所募资金将用于未来扩大用户群、改善业务生态、提升商业化能力;加强技术研发;寻找投资机会和收购机会以及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猪八戒网能否上市成功,红星资本局将持续关注。

编辑 余冬梅

IPO观察丨成立17年的猪八戒网赴港上市,营收陷入瓶颈,三年亏8.6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