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 - 丁瑛:用爱唤醒“植物人”丈夫 她花两年半时间退还18万水滴筹捐款
栏目: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3-06-16
筹款原标题:遇见你 | 丁瑛:用爱唤醒“植物人”丈夫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这对来自江苏镇江的夫妻,丈夫名叫蒋力,妻子名叫丁瑛。12年前,他们相识于一列开往吉林长春的火车,32个小时的旅途,成了二人爱情的开端。8年前,他们步入婚姻殿堂,之后又有了可爱的女儿。甜蜜的爱情,上升的事业,一家三口的幸福小生活安安稳稳地过着,直到三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打破了所有的美好。丈夫重伤昏迷不醒妻子不离不弃守护
筹款

原标题:遇见你 | 丁瑛:用爱唤醒“植物人”丈夫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这对来自江苏镇江的夫妻,丈夫名叫蒋力,妻子名叫丁瑛。12年前,他们相识于一列开往吉林长春的火车,32个小时的旅途,成了二人爱情的开端。8年前,他们步入婚姻殿堂,之后又有了可爱的女儿。甜蜜的爱情,上升的事业,一家三口的幸福小生活安安稳稳地过着,直到三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打破了所有的美好。

丈夫重伤昏迷不醒

妻子不离不弃守护

丁瑛:你别拉我手,你拉紧了,我手都脱不开了。哎,疼不疼?不疼啊?那是,这点痛算什么,是不是?十根针的事。特别棒,加油啊。我们两个人比谁厉害?(蒋力指向丁瑛)

正在接受康复治疗的人就是蒋力,从家里的顶梁柱,到需要被照顾的那个人,他的人生转折,发生在2020年7月13日这一天。当晚,丁瑛陪着女儿早早睡下,蒋力则在单位加班,说好要晚些时候回家。

丁瑛:我一打开手机就有几十个未接电话,我就感觉到不好了,肯定出事了。回过去,是我妈,我妈说,你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地讲。她说蒋力出车祸了,我就脑子里面嗡的一下。

从母亲口中,丁瑛得知,丈夫遭遇了严重车祸,身受重伤,经过一夜的抢救,仍是生死未卜。

丁瑛:再见到蒋力的时候,他的头就已经肿成了一个像大猪头那样的,就肿得特别特别大,然后外面用纱布整个的裹着,只留两个眼珠子在外面,但是他眼睛是无法睁开的,已经陷入了一个极其深度昏迷的状态。

专家会诊后作出判断,蒋力脑损伤严重,即使能够维持生命,大概率也会成为植物人。

丁瑛:让我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哪怕救回来是植物人,我说我不管他以后会怎么样,你们先把这条命给我留住,我说我孩子还没上幼儿园,然后,哪怕我女儿她没有一个父亲可以教她怎么勇敢,教她怎么坚强,但至少还有一个父亲是在身边陪着她长大的。

在医护人员的努力下,蒋力顽强地活了下来,但正如医生所料,成为了“植物人”。

南京紫金医院江宁院区病区副主任 潘兴明:这个病人是一个植物状态,从早期的情况来分析,基本上属于睁眼昏迷,还是处于一个比较严重的意识障碍。

之后的三个月时间,蒋力都处于深昏迷状态,后来虽然能偶尔睁开眼睛,但仍没有意识。这期间,肺部感染、连续高烧、突发癫痫轮番出现,几乎每天都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丁瑛:完全就是靠忙碌撑过来的。靠着每天给他洗衣服、给他做营养餐、给他出门去买各种各样的食材,怎么搭配起来让他的营养更好。然后帮他吸痰、帮他护理,有时间的时候就在床边给他做按摩、做牵拉,给他泡脚、牵脚踝,防止他身上的关节有过度的变形,以后肢体不好练。就是在所有的未知数面前的话,只能靠自己去把自己的时间跟精力耗到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那个状态,再去睡2个小时,2个小时之后,又起来再接着忙。

陪护时,丁瑛常在蒋力耳边说话,还会播放女儿的录音,盼望着奇迹的出现。一些患者家属,也曾委婉劝她想想以后的日子。

丁瑛:他们的家里的病人,经过四五年、五六年至今未醒,他们都是出于好意想要劝我放弃,把资金去培育孩子,养孩子这一方面。但是作为我个人而言的话,我想要留住他,人在就好。无论后面的路怎么难走,一家人在一起,孩子有爸爸,我也会觉得有一个动力去把这个家庭给它带带好。

爱心善款解危难

妻子用爱创奇迹

积蓄花光后,丁瑛开始四处借钱,亲朋好友们纷纷出手相助。

丁瑛:家里的亲戚、朋友,包括我以前的同事,还有蒋力的战友、同学,都纷纷给我们转了一些钱,我把那个钱一笔一笔地记了下来,就是为了往后可以一点一点去还,是靠着大家的救助走过来的。

后来,钱又不够了,在朋友的建议下,丁瑛在公益筹款平台提交了申请,审核通过后,一笔笔爱心款项迅速汇聚,为蒋力带来活下去的希望。

丁瑛:一共给我们筹了183022(元),当时这笔钱,让蒋力在ICU里面度过了十多天的时间。

筹款最先设定持续三个月,在第20天的时候,保险公司先行赔付了一半治疗费用,这让丁瑛手头宽裕了一些,她便主动暂停了筹款,并暗下决心,将来有能力时要返还所有好心人的捐款。

丁瑛:我们两个人都是这样的人,今天借了哪个人的钱,然后第二天刮风下雨下大雪,都要赶过去把这钱给人还了。

此后的日日夜夜,丁瑛时刻守护在蒋力身旁,一有机会,她就向医护人员学习护理知识,几个月的时间,整理出一本厚厚的照护笔记。在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蒋力的病情逐渐好转,大家都盼望着奇迹的发生。

丁瑛: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会醒,但是我看到他的手会微微地抖,我问了医生,医生说有可能是不自主的颤动,我就觉得他手抖的话,我可以教他一些东西,像傻子一样的,我举着他的手指头,我说蒋力你知道吗?这是一;蒋力,这是二;蒋力,这是三;蒋力,这是四,这是五。然后教了有一个礼拜的样子,我说蒋力,我教了你一个礼拜,你该交作业了吧,来,你数个一我看看。然后他的手数了一个一,那一刹那我就觉得,就是希望来了,转折点来了。然后我就去请主任过来,我说我们家蒋力醒了,醒了,很开心。主任过来一试说,这个定位还不是很精准,还没醒。

医生嘱咐丁瑛,时常掐一掐蒋力身体的各个部位,观察他的应激反应。痛觉的逐步恢复是能够苏醒的重要指示。

丁瑛:刚开始有痛觉,整个身体就绷得直。慢慢掐他疼了之后,他身体就蜷缩,再后面去掐他的时候,他就知道甩手。等到终于有一天我掐他的时候,他一下子左手很快上来就掐住了我掐他的这个手,然后我说这个肯定醒了呀,我就一路跑着去找我们那个潘主任,潘主任过来说,哦,不容易啊,醒了,醒了!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很激动,包括医院里面都沸腾了!

全额返还众筹善款

热心公益让爱循环

丁瑛:我在家里面教女儿拼音,教英语,教数学的时候,我教完了之后她会了,她就给爸爸出题目,爸爸做出来她就很开心。“妈妈,爸爸今天又做对了两个”,但是爸爸做错了她也会哭。有一次她给爸爸出了十道题目,然后爸爸就对了一道,然后她就哭得呀稀里哗啦。我还在炒菜呢,“妈妈,爸爸就对了一道”!

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不足45公斤的丁瑛,每天都托着身材魁梧的蒋力做爬楼训练、肢体拉伸,费尽全力只为让丈夫能取得多一点进步。

丁瑛:这一年又四个月的居家康复,我带他练到能走路,知道拐弯,能骑三轮车,然后能上下楼梯,然后见到人能打招呼,物品的话基本上是可以辨别清楚的。家里人的话偶尔能认识,女儿在哪里,他能用手指一指,就到这样的一个状态。

2021年2月,丁瑛开始在短视频平台记录蒋力的康复情况,把自己的护理经验分享给有需要的人,两年多的时间,她的视频号收获了近百万关注。照顾丈夫之余,丁瑛做起了助农直播,专门销售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农产品。

丁瑛:我们还是想靠我们自己,我做的是助农产品,一方面可以帮助到种这个农产品的一些农民,然后另外一方面的话,对我们这个经济的话也是有所缓和的。

经济条件好转后,丁瑛决定要兑现自己在心中许下的承诺,退还捐款。当她联系筹款平台时,工作人员倍感惊讶,告诉她捐款无需退还,但丁瑛的态度很坚定。

丁瑛:这个钱的话,不是要退回的,因为是要真正地帮助到有困难的人,扛过那段时间。我说,对,我扛过来了,我也希望所有的善款原路退回,让大家的这笔钱再循环起来,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

2023年2月26日,丁瑛将183022元款项转账至筹款平台的资金专户,委托平台原路退回到4000多位爱心人士的账户里。前不久,丁瑛拿到了车祸事故的全部保险赔偿款,又把亲朋好友帮衬的医疗费逐一归还。

丁瑛:我说,蒋力,这个钱我退回了,好不好?他写了一个“好”在板上面。你看,这个是退回的那个回执,银行的回执,他给我竖了个大拇手指头。

读大学时,丁瑛就成为了照顾自闭症儿童的义工,自己家庭的苦难经历让她更加体会到爱心的珍贵,这两年,她相继资助了7名困难学生,并给偏远山区学校捐赠了价值数万元的文具。

丁瑛:那边的校长拍了很多小朋友拿着书包啊,那些物资的照片,然后就给蒋力一张一张地看,我说这些孩子笑得多开心,他会点个赞,他会点点头。

如今,在丁瑛的照顾下,蒋力的恢复情况越来越好,对于未来,他们充满信心。

主播点评

有爱就有希望 微笑面对生活

蒋力的情况在逐渐好转,但丁瑛却始终忘不了亲人昏迷时那186天的煎熬,她感同身受那些正经历着相同悲痛的患者家属。为此,丁瑛先后创建了三个脑损伤患者的家属群,全国有近1500位患者家属加入其中,丁瑛每天在群里和大家交流护理经验,相互鼓励安慰。每当看到有患者康复退群,丁瑛都发自内心的开心。

相比于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并为之努力,丁瑛所面对的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结果。同时,她还要面对的生活当中的困难、金钱上的困难。这种情形带给人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遇见你 - 丁瑛:用爱唤醒“植物人”丈夫 她花两年半时间退还18万水滴筹捐款

医生们常说,照顾脑损伤的病人,无异于“攀登珠穆朗玛峰”,也许,未来的很长时间,丁瑛都会走在这样一条攀登之路上。但就像丁瑛自己所说,只要蒋力还在,女儿就有父亲。

更为难得的是,丁瑛在丈夫出院后,不仅通过助农直播支撑起了一家人,还把大家帮助自己的钱全部如数奉还,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让爱心循环起来,去到更需要的地方。相信有这样的精神,相信有团团圆圆的一家人,日子一定能越过越好!